2012年7月10日星期二

从咖啡山看中国百年变迁


重新探讨咖啡山的价值

走过必留痕迹,历史的长廊就在武吉布郎坟场留下许多烙印,不仅涵盖本地华人先驱的过去,也反映中国的动荡年代,邻近地区的变迁。武吉布郎,新恒山亭和太原山坟场形成的咖啡山大坟区,是中国以外最大的华人坟场,这里就以咖啡山的一些坟墓,看看中国百年变迁,以及局势如何牵动本地华社,重新探讨咖啡山的价值。

天运太平五年
 1851年洪秀全在金田揭竿起义,随后占领长沙武汉,1853年攻克南京,改名天京并定都于此,小刀会则在厦门和上海起义,小刀会是由新加坡英籍华人陈庆真所创,但他不幸遭官府逮捕处死。18535月黄威在厦门起义,成功建立大明政权,年号天德,这个政权只维持六个月,黄志信(黄仲涵父亲)最后带领部队逃亡印尼。同年9月小刀会联合诸帮会在上海起义,成事之后众人推举刘丽川为首领,建立大明政权,该年定为天运元年。这场起义可以追溯到1852年,小刀会领袖周立春率领村民与官府抗争,他们坚持到成功起义,有学者认为本地华人也参与上海起义,但却没有具体证据,武吉布郎就有个天运太平丙辰五年的坟墓。有别于中国,新加坡以1852年为天运元年,这些坟墓和上海小刀会起义有关,他们视周立春带领村民与官府抗争为天运元年。刘丽川政权维持十七个月,横跨三个年头,天运三年灭亡,在新加坡却有天运四年五年的坟墓,这是因为潘起亮与残余部队投靠太平天国,因而被视为天运的延续。

章三潮进士
 捐钱买官由来已久,在道光咸丰年间更盛极一时,但鬻官制一直局限在中国境内,直到1869年章芳林因捐助福建海防基金才获得道官的官衔,这是因为清朝政府对海外华人一直抱着敌视的态度。清朝政府发现海外华人的强大经济能力,随着也在海外兜售虚设官衔,一方面笼络民心归顺朝廷,避免华人加入反清组织,另一方面则减轻财政负担。1886年张之洞派王荣和等到南洋诸岛考察巡视,1893年上书修改对海外华人返国的不友善条例,这是清朝政府对海外华人政策重大转变。章芳林是鬻官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位,他捐助大笔款项给清朝政府,个人获得从一品的官衔,祖上三代,十一名儿子,还有女婿也获得不同级别的官衔,父亲章三潮更是进士,他的家族在武吉布郎坟场共有30座坟墓,是武吉布郎最庞大的家族。清朝的官职共分九品十八级,几乎所有级别都可以在这里找到,当时海外华人对中国的认捐,从此就可窥探一般。

1898年光绪实行戊戍变法,百日维新失败后康有为流亡海外,曾在新加坡河旁的客云庐避难,原址是邱菽园恒春号楼上,现成为大华银行大厦的一部分。邱菽园是康有为海外重要的支持者,资助康有为巨额经费,1898年开办天南日报宣扬改革维新理念,后来成为保皇会新加坡分会会长。当时除了天南日报之外还有星报,为本地注入一股新气息,因此更多年轻人更关注中国政局时事。那个时候俱乐部盛行,1901年小桃园成立,这是年轻人聚集取乐之处,也是畅谈国事的场所,发起人之一是陈连亩,他也是小桃园的业主。1903年邹容和章太炎被捕入狱准备引渡给清朝政府,陈楚楠等以小桃园名誉上书英驻上海大使馆,援引保护国事犯条例要求拒绝引渡,邹容和章太炎最终获免引渡,邱菽园、陈连亩与陈楚楠都长眠于武吉布郎。

年号偏安十八年的坟墓
190811月中国发生重大变迁,光绪慈禧相隔一天去世,宣统溥仪登基,父亲摄政王载沣不久就将袁世凯撤职,这年慈禧拍定钦定宪法,分九年在中国落实君主立宪,政权的震荡带动另一群人的沉浮。新恒山亭有个姓吴谥九二的坟墓,以数目字为名不足为奇,但本地所常见的私谥,是以死者生前的功德或言行性格取字,都具有颂扬死者的字眼,不会以一个没有意义的数目字为谥,相信其后人是借用易经的九二见龙在田,暗喻地方性领袖。他去世年份是偏安十八年岁次丙寅,应对1926年,即1909年南来避难,偏安具有远离政权中心苟且偷生之意,也显示他是政权失意集团的官员。这个坟墓主人死后拒绝使用民国年份,相信是保皇派成员,官场遭排挤,复辟帝制又无望,以至郁郁而终,最后留下偏安二字,就是折射这个政权叠续权力斗争的大时代。


由同盟会改组形成的国民党
孙中山被清朝政府列为四大寇因而流亡海外,透过一份月份牌,知道新加坡有股革命的呼声,他通过尤烈与陈楚楠张永福等人会面,稍后在晚晴园成立同盟会南洋支部,主张透过革命推翻满清政府,并且发动十次起义。革命需要牺牲,对于牺牲孙中山其实不存底线,即使剩下两个人。除了性命之外还需要牺牲大量财物,许多会员因而倾家荡产,海峡时报曾经报道,革命派随时准备牺牲奉献,不少本地区华人在十次起义中就义,更多人因革命而散尽家产。革命的成功不是个人的功劳,孙中山也认为海外华人造就了这场胜利,葬在武吉布郎的有陈楚楠、林镜秋、留鸿石、蒋玉田、陈武烈、陈祯祥、郑古悦、邱继显、周如切与洪声音,新恒山亭则有叶玉桑,王声世和陈延谦也被认为是同盟会会员,此外建造晚晴园的梅宝泉也安葬于此,还有多位会员还在确认中。宋教仁后来改组同盟会,并与其他政党组成国民党,新加坡同盟会也随着改称国民党新加坡支部。

中国共和党,后来合并成为进步党

民初中国前后成立三百多个政党,经不断合并形成几个主要政党,共和党是其中之一。共和党在海外设立七个支部,1913年民国副总统黎洪元授命周壬鑫薛武院依殖民地法律成立海外支部,中国共和党过后合并组成进步党,本地支部随着更换名称。共和党主张立宪,提倡五族共和,与国民党对立,一份1913年共和党职员表显示党要都是本地工商与银行领袖,或是各界翘锐,反观同盟会与国民党在本地的阵容就显得逊色。同盟会或保皇会,国民党或共和党,两者虽然理念不一,本地华人都积极参与,这正显示本地华对中国建设的参与程度,以及多元性的贡献,长眠武吉布郎坟场的共和党党员有薛武院、林志义、薛中华、邱菽园、萧荣珍、潘藏珍、王文达、廖正兴、邱阵扬、林得金、谢有祥、黄德成与石清歧。薛中华是石叻先驱,幼女彩凤嫁给陈序,其父陈调元上将是民国山东省主席,1943年在四川病逝,兄长陈度是章含之生父,陈序晚年在台湾逝世。

1912年陈焕章在上海成立孔教总会,在袁世凯的支持下,1913年在北京设立总部,并在全国各地设立分会。陈焕章先后出任袁世凯、段祺瑞、曹锟等的总统顾问,曾经要求将孔教定为国教,他也是康有为的门生。康有为在新加坡的时候已经开始推广儒学,在宣统逊位民国成立之前的过度期间,本地报章曾经使用孔历,即孔子诞生年份的纪年,石叻孔教会成立于1914年,曾经要求殖民地政府将孔子诞辰列为公共假日。武吉布郎有好些孔子纪年的坟墓,可见儒学在当年的影响力。这里还有孔府七十二世后人的坟墓,孔天相是华英电影院(即后来的金华戏院)主人,邵仁枚得到他的协助,新加坡的业务才稳健发展,其弟孔天增曾出任袁世凯总统的秘书和总统图书馆馆长,两人都来马六甲出世,就读于英华学校。孔天相妻子李惜娘在1926年去世,她葬在武吉布郎坟场,当时孔天相为自己预置生圹,但晚年去世时,后人将他葬在比达达里坟场。

新加坡发现民国期间的天运墓碑
1917年张勋复辟帝制,拥溥仪回京称帝,事件不久就被段祺瑞平息,但他拒绝恢复《临时约法》和国会,孙中山呼吁议员南下护法,不料军政府改组废除大元帅制,孙中山愤而辞职。1922年再度发起护法运动,又因陈炯明兵叛而以失败收场,192410月应北京政府之邀北上共商国事,但积劳成疾,于1925312日逝世,留下遗训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须努力。随后蒋介石展开北伐,1928年张学良易帜归顺,终于实现南北统一。1925年至28年期间,武吉布郎坟场有三个坟墓采改用天运纪年,太原山则出现天运十四年的坟墓,武吉布郎还有共和十五年坟墓和中华十六年的坟墓,天运是清末的产物,随着民国的成立已经走进历史,民国时期坟墓采用天运年号非常罕见,大有不承认当时政权准备再度起义的意味。尽管清朝已被推翻,中国成为共和体制国家,但国会一直没法运作,这些坟墓反映了当时本地华人对中国政局的不满。1924年黄埔军校创立,黄吾珍、郑介民和郑拔群等受到南洋支部的保荐到黄埔军校受训,来自新加坡的学员还有丘中植、郭进才、马岳峻、洪志远、黄平均、谢聪水、何连登与张朝国。

联合早报 4 April 1983
1937年卢沟桥事变,日军向中国发动攻势,军人在前线抗敌之余,还有大批文人南下宣扬抗日救国,最为人知的就是郁达夫,当时南来避乱的文人还有很多,当中之一就是冯蕉衣。冯蕉衣1913年生于潮州,1937年南来担任书记,常有新诗在报章发表,备受任职于星洲日报的郁达夫赏识,后来因为失业陷入窘境,文字充满哀愁而被称为黑暗派诗人,1940年因病贫交集与世长辞,身后事由友人料理,他葬在武吉布郎坟场,墓碑上刻着诗人冯蕉衣之墓,为了哀悼这位年轻诗人,郁达夫为他写下一首诗。郁达夫也曾写诗祝贺王声世七十大寿,诗中还说他日还乡在赋新诗,不料王声世不久就去世,而郁达夫也在二战结束前被杀。武吉布郎坟场也是二战战场,有颗炮弹掉落在颜永成家族的墓地,某个墓碑因而被摧毁。这里还有多个乱葬岗,是被日军杀害的冤魂藏魄之处,这里也有抗日志士的堆堆黄土。

世界各地都有中山纪念馆,但只有一个中山陵,同盟会成员遍布世界,能够形成同盟会或辛亥革命陵园的恐怕只有新加坡,孙中山、同盟会和辛亥革命是世界各地学者热衷研究的课题,这只是咖啡山的一小篇章。新加坡是南洋的中心点,和邻近国家有互动频密,这些都反映在坟墓碑上,咖啡山所反映的中国百年变迁仅是其一,马来西亚、印尼、泰国和日本在咖啡山同样留下精彩的故事正等待发掘。在咖啡山即使一个不起眼的墓碑,背后也可能隐藏一个大时代的动人事迹,它所蕴藏的不是骨骸与碑石,而是五彩斑斓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,更是中国和东南亚人民共同的记忆,各界应该重新探讨咖啡山的价值。

今年二月加拿大卑诗省二埠市(New Westminster)议会通过修复历史文物政策,该区华人坟墓有望获得保留,这或许有值得我们借镜之处,是我们检讨历史遗迹准则的时候,大家都不希望武吉布郎落得龙牙门一样的下场,摧毁之后才来花费巨资竖立仿造品,或新加坡河口石碑一样,炸碎之后才保留一块碎片在博物院。毕竟我们不处在前部长林金山的年代迫迁需要坟地来建造组屋,我们的人口增长低于替代水平,引进新移民政策也收缩,我们不需要再挖掘先人的坟墓来建屋。新加坡政府各部门都人才济济,是有能力在不摧毁咖啡山的情况下继续发展,在三十年内将坟区发展成为住宅区的蓝图,应该重新检讨。


作者:林志强,坟山探索者
部分资料由吴安全提供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