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2日星期一

发现百年古屋 布朗先生故居

发现百年古屋,布朗先生故居
因征用坟山开辟道路之故,武吉布朗竟然远近驰名,连海外后裔也回来寻根,但是布朗先生其人其事,外间研究其实不多。昨天咖啡山雷雨交加,在看墓人帐篷避雨之后,在细雨纷飞之下寻找布朗先生故居,经过对比一连串的地图,终于确定布朗先生故居位置。而且不是一间,是两间,这是第二间百年古屋。

2018年2月1日星期四

被遗忘的“河山竝永”金鼎

“河山竝永”金鼎照片,国民党退守台湾之后,金鼎不知去踪。
八位捐赠者当中,陈延谦和冯清缘葬武吉布朗,陈贵贱葬咖啡山。

1937年卢沟桥事变之后,日本对上海发动大规模攻势,随着淞沪战役失利,首都南京面对巨大的威胁。为了统筹全局,长期抗战起见,国民政府决定迁都重庆。

林森捐金鼎和戒指
1938年7月7日,重庆发起纪念七七的自由献金,历时三天,献金总额仅7万余元。重庆人口40万,是国府所在之处,更是富商财主密集之地,有小上海之称,如此低额的献金,被媒体批评为耻辱。因此《时事新报》提倡发动献金周运动,希望在8月13日,筹得更多献金。时为国民政府主席的林森积极支持此举,捐出金鼎和戒指。

林森,生于同治六年(1867年),原名林天波,祖籍福建闽侯,早年参加同盟会,革命成功之后,被举为开国参议院议长。1931年,林森接替下野的蒋介石,担任国民政府主席,1943年车祸身亡,他生前孑然一身,死后并没有留下遗产。林森在1902年考进海关局,1909年调到九江关任职,在林森1937年七秩寿庆之时,华洋海关职员集资打造金鼎向主席贺寿。

金鼎高八寸,口径一寸五分,重十七两四钱四分。横刻“河山竝永”四大字,上款为“国民政府主席林公杖国之庆,谨申嵩祝,以介眉寿。”下款“海关总税务司梅乐和率全体华洋人员敬祝”字样。金鼎盖沿雕凤,盖顶盘龙,鼎身左右,各附小环,铸造极为精巧,放在玻璃罩内,并附上紫檀木盒外套。除了金鼎之外,林森还献出四枚戒指,其中一枚是由前班禅大师所赠,其他三枚则是自己年轻时买的。当时每两足金180元,这些金器市价值3400多元。

陈嘉庚筹集7万7000元
国家元首所献的金器,其意义与历史价值,远超于物质的价值,如果照一般金器,交给国库镕成金块,殊为可惜。因此有人建议,出价1万元以上者,价高者者,不但金鼎可以永久保留,所筹集资金更高,捐献者的名字也将长载史册,永垂不朽。

陈嘉庚闻讯,发电向《时事新报》查询价格,总经理崔唯吾回复说,外人打算出价5万元,但他认为元首的金鼎,理应由国人买下。陈嘉庚认为能够筹集7万7千元,打算买下金鼎回赠主席,作为七七献金纪念。本地殷商李俊承、陈延谦率先各捐1万,林文田、林金殿、李光前、谢榮西陆续各捐1万,陈贵贱捐7千,最后1万由冯清缘垫上。以当时的市价计算,这相当于16公斤的黄金。金鼎后来转献国府,做为国家主席交替之信物。

《时事新报》总经理寄赠八位捐献者金鼎照片一张,崔唯吾在照片上题字,叙述事件的始末。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为了答谢捐献资者,在自己的照片上亲笔题上七七献金纪念,赠与八位仁翁和陈嘉庚,并致电嘉奖。

《时事新报》所发起的重庆七七献金周共筹得2万余元,新加坡八位仁翁却献金7万7千元力保金鼎,显现本地华人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不遗余力的援助,唯这段事迹却被后人淡忘。